剑来 烽火戏诸侯

元尊 大道朝天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点道为止(梦如神机18年国术新作)

第六百八十七章 落魄山上有剑仙

【读剑来,来 剑来5200 ,记住网址 www.jianlai5200.com】

在风雪夜走入风雪庙群山之中,景色绝美。

夜深雪重,时闻松柏断枝、竹折声。

自始至终,魏晋都没有飞剑传信风雪庙祖师堂,至于风雪庙神仙台,更没必要,因为魏晋是神仙台的一脉单传,山中旧有府邸建筑,只设置了一层象征性的山水禁制,只求一个不至于坍塌、也无外人需打扫而已,根本不去聚拢灵气,不求藏风聚水。

先前哪怕到了风雪庙地界,魏晋依旧没有要与师门打招呼的意思,径直入山上坟,魏晋在神仙台敬酒之后,就会立即离开,自然不会想着去那祖师堂坐一坐。

风雪庙景色极好,神仙台更要冠绝风雪庙,是名动一洲的形胜之地,山中多千年高龄的古松巨柏,今夜雪满青山,就有数位高士卧眠松下,应该是风雪庙别脉山头的修道之士,来此赏雪,乘兴而来又不愿就此离去,便干脆开始就地修行。遇到了魏晋,白衣胜雪的松下逸士,没有出声,只是起身遥遥行礼。

魏晋视而不见。

倒是米裕一个外乡人,笑着与那位松下神仙挥手作别。让后者很是吃不准这位风姿卓绝的年轻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够与魏晋同行入山。要知道魏晋上坟一事,最厌烦路途中有人与他魏晋寒暄客套,更别提携朋带友一起来神仙台做客了。

魏晋不喜欢聊风雪庙旧事,没关系,米裕身边有个到处购买山水邸报的韦文龙,这位春幡斋账房先生,点检搜寻秘录,真是一把好手。如今比宝瓶洲谱牒仙师都要了解宝瓶洲的山上各家族谱了,所以米裕也就知道了风雪庙这座宝瓶洲兵家祖庭之一,分出六脉,后来自立门户的阮邛,与隐官大人如今是同乡,就曾是绿水潭一脉,给风雪庙留下了那座长距剑炉,与旧师门属于典型的好聚好散,风雪庙算是龙泉剑宗的半个娘家,阮邛是宝瓶洲第一铸剑师,曾因为铸剑一事,与水符王朝的大墨山庄起了冲突,大墨山庄那位剑仙被风雪庙拘押五十年,如今还是阶下囚。

偶尔韦文龙与米裕聊起风雪庙文清峰和大鲵沟的众多小道消息,例如大鲵沟一脉的秦氏老祖,与那长春宫的某位太上长老,年轻时候结伴游历江湖,很有说法,只是遗憾未能结成神仙眷侣。

魏晋实在忍不住,随口问一句,真有这回事吗?

韦文龙便有理有据,说历史上有哪几封山水邸报可以相互佐证,再者长春宫每次开峰或是破境典礼,风雪庙别脉多是派遣嫡传去往大骊恭贺,大鲵沟的秦氏老祖哪次不是亲自前往?

魏晋无言以对,他与那大鲵沟一脉所谓陆地神仙之流的修道之人,就从没说过一句话,岂会知道这些。

更奇怪那一摞摞几十几百年前的山水邸报,韦文龙每天在那边翻来翻去,也不厌烦,还要做些摘抄笔录,经常断言哪些山头是打肿脸充胖子,每次举办宴席都要硬着头皮,剐去一层家底油水,又有哪些山头明明日入斗金,却喜好韬光养晦,偷偷发财,一直在夯实家底。

山上还有几拨携带仙家瓷碗的文清峰童子童女,得了师命,专程来神仙台,以秘术、宝物拣选雪花,酿造寒酥酒,雕琢顷刻花,前者用来款待客人,后者可以作为赠礼。这采雪一事,大有讲究,多拣选崖畔古松虬枝搁放瓶瓶罐罐,不同的时辰,又有不同的雪花采集之处。山上仙家事,对于凡俗夫子而言,确实是一桩天上事了。

这些孩子,见到了那个在风雪庙辈分极高的魏晋,都没有打招呼,并非不愿,实不敢也。

不过人人脸上欣喜,这位大名鼎鼎的魏剑仙魏祖师终于返乡回山了。

魏晋先前对那位松下地仙,好似眼高于顶,完全瞧不上眼,遇上了风雪庙这些孩子,却都会说一句差不多的言语,大致意思无非是记得莫要传信给你们长辈,神仙台此地多悬崖峭壁,采雪不易,多加小心。

等到魏晋一行人愈行愈远,就有采雪童子蹦跳起来,大声嚷嚷着魏剑仙与我说话了。很快便有孩子与他争执,魏祖师是与我言语才对。稚子争吵声,与风雪声作伴。

米裕转头看着魏晋,笑问道:“风雪庙的口碑风评,山上山下,不一直都挺好的,你为何怨气这么大?”

魏晋没有开口的意思。浩然天下的仙家山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真要计较了,未必涉及明确的大是大非,可要让人半点不计较,终究心关难过。

米裕便说道:“文龙啊。”

韦文龙以心声言语道:“宝瓶洲山水邸报所载内容,处处有讲究有规矩,不太敢肆意谈及风雪庙这类大山头的家事,风俗民情与我们剑气长城,很不一样了。尤其是魏剑仙破境太快,又是神仙台的一棵独苗,而风雪庙的炼师,喜好游侠四方,且抱团,与那真武山兵家修士的投军入伍,极有可能分属不同王朝、阵营,大不相同,所以山水邸报的撰写,只敢记录风雪庙修士下山历练之时的斩妖除魔,关于魏剑仙,至多是写了他与神诰宗昔年金童玉女之一的……”

魏晋咳嗽一声。

韦文龙立即闭嘴。

到了坟头那边,魏晋上香之后,取出三壶酒,一壶剑气长城的竹海洞天酒,一壶倒悬山黄粱酒铺的忘忧酒,一壶老龙城的桂花酿。

魏晋蹲在坟头,喃喃自语,倒了三壶酒在身前。

在一行人离开神仙台之前,下山途中,来了位御剑之人,貌若童子,正是风雪庙老祖。

魏晋抱拳致礼,那位老祖也未劝阻魏晋留在山中,只说了些与魏晋有关的宗门事务。

风雪庙老祖最后主动谈及当年一事,正阳山和风雷园的剑修之争,地址选在神仙台之巅,当时未曾与身在江湖的魏晋打招呼,是风雪庙做事不妥当了。

魏晋摇摇头,说神仙台终究是风雪庙一脉,这种事情,没什么妥当不妥当的,理当如此才对。

双方就此别过,毫不拖泥带水。

在一行三人离开神仙台后,稚童模样的风雪庙老祖,御剑来到一棵古松虬枝上,收起长剑,举目远眺,似有忧虑。

大鲵沟一脉的秦氏老祖现身在旁,轻声问道:“魏晋能够活着返回山头,一身剑仙气象更重,几乎到了藏都藏不住的地步,是天大吉兆,老祖为何不喜反忧?”

童子抬了抬下巴,“魏晋身边两人,你看得出深浅吗?”

大鲵沟老者说道:“那个相貌长相一般的,是位金丹地仙,不假吧?”

童子点头。

老者说道:“至于那个长得比魏晋还好看许多的,恕我眼拙,可就看不出了。”

童子说道:“先前你离得远,对方见我御剑而至,瞬间流露出了一丝敌意,当时对方剑意,十分惊人,不过收敛极快,浑然天成,这就更加不容小觑了。”

老者疑惑道:“老祖是名副其实的剑仙,可不是正阳山那几个藏头藏尾的元婴,在自家山头,也需忌惮几分?”

能与剑仙为伍者,都简单不到哪里去。

童子沉声道:“且不谈对方是不是深藏不露的得道之人,我真正忌惮的,是此人流露出那一丝敌意之后,魏晋的态度,无所谓,很正常,不拦着。你要知道,魏晋不管表面上如何与风雪庙疏离,骨子里还是极其尊师重道之人。但是当那外乡人对我风雪庙展露敌意之后,魏晋的这种表现,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老者小心翼翼问道:“莫不是从那边来的某位剑……仙?”

老者随即啧啧称奇,“如此好看的剑仙,不敢置信,不敢置信啊。这魏晋也真是的,肥水不流外人田,也不知道拉着朋友去我那大鲵沟坐坐。”

童子感叹道:“不管了,对方那份稍纵即逝的敌意,似是对我剑修身份而来的,不是针对整个风雪庙,这就够了。关于此事,你听过就算。”

老者点点头。

童子笑呵呵道:“小秦,我现在已经不关心那人身份到底如何,只是担心你这张大嘴巴,会八面漏风啊。今天是与某位云游剑仙于风雪夜相谈甚欢,明天是与剑仙一见如故,成了拜把子兄弟,后天那剑仙就是你们大鲵沟的乘龙快婿了。”

大鲵沟秦氏老祖满脸悻悻然。

离开风雪庙山头之后,这场大雪委实不小,千里天地,皆风雪茫茫。

三人没有刻意拔高身形,选择御风远游风雪中,魏晋御剑,同是剑仙的米裕却喜欢更慢些的御风,美其名曰照顾韦兄弟。

天地大,神仙少,一路远游无人影。

韦文龙笑道:“咱们离着落魄山不算太远了。”

米裕嬉皮笑脸道:“你是隐官大人钦定的落魄山祖师堂人选,我却悬乎,到时候你记得罩着点兄弟啊,别当了供奉就翻脸不认人,对昔年兄弟每天吆五喝六的。”

韦文龙苦着脸道:“米剑仙说笑了。”

按照既定方案,魏晋会将米裕和韦文龙送到落魄山,然后韦文龙就在那边落脚了,米裕却应该乘坐跨洲渡船,去北俱芦洲太徽剑宗,以米裕的境界修为,以及太徽剑宗与剑气长城、年轻隐官与新任宗主齐景龙的两份香火情,米裕在太徽剑宗成为祖师堂成员,合情合理。

只是米裕听说魏晋要去趟北俱芦洲,再次问剑天君谢实。就让魏晋捎个口信给太徽剑宗,他米裕厚脸皮讨要个不记名供奉,若是为难,切莫为难,答应了此事,是情分,不答应才是本分,他米裕还真没脸一定要太徽剑宗点这个头。言语之间,不全是自称“绣花枕头”米裕的戏谑言语,米裕对那太徽剑宗,确实敬重。

魏晋不太喜欢肯定或是否定他人之人生,米裕是位货真价实的玉璞境,所谓的花架子,那是与剑气长城战力拔尖的那拨剑仙比较,何况米裕又不是三岁小孩了,所以米裕既然如此坚持,魏晋就答应下来。韦文龙说落魄山与披云山各占一半的牛角山渡口,除了北俱芦洲的跨洲渡船停靠,还有一艘远游商贸的翻墨渡船,对外未曾泄露真正归属,暂任管事,是昔年书简湖珠钗岛的岛主刘重润,女子是一个覆灭大王朝的公主出身,那个王朝密库曾有龙舟、水殿,皆是山上重宝,想必那条翻墨渡船就是其中龙舟了。

如果魏剑仙不嫌耽误赶路,他们三人可以乘坐这条的渡船赶赴牛角山,韦文龙也希望多看几眼渡船的人流状况,以及一路渡口的装货卸货情形。

魏晋没有异议,米裕当时更是摩拳擦掌,雀跃不已,到家了到家了,总算找着靠山吃喝不愁了。

那条翻墨渡船最南端的停岸渡口,位于宝瓶洲中部偏北的黄泥坂渡,渡口名称实无半点仙气可言,名字由来,已经无据可查。离着黄泥坂渡最近的一处相邻渡口,也好不到哪里去,名为村妆渡,村妆渡有一座女修居多的仙家山头,渔歌山,修行水法,女子修士多貌美,渔歌山早已将村妆渡改名为绿蓑渡,只是所有山上修士都不领情,言谈之间,还是一口一个村妆渡。

所以渔歌山“村妆村姑”女修的出门历练,与那无敌神拳帮的仙家弟子下山游历,双方的心中悲愤,有其曲同工之秒。

临近黄泥坂渡,魏晋又遇到了一拨与风雪庙世代交好的仙师,魏晋没理睬,一位老仙师便扯开嗓门震天响,魏晋只好停下御剑,不过魏剑仙三言两语打发了他们。

一位孑然一身的剑仙,从无任何开宗立派的想法,需要考虑什么人情世故。

何况那些只差没吃闭门羹的山上仙师,与魏晋分开之后,无论是师门长辈还是晚辈,都不觉得魏晋有半点不近人情,反而觉得魏剑仙这等做派,才符合山巅修士的剑仙气度。能够与魏剑仙言语一二,足可与外人自夸几句。

自然又要被米裕调侃一番魏剑仙的人脉广、面子大、够威风,顺带着再把春幡斋的邵剑仙,也拎出来晒晒太阳。

随着各色山水邸报记载魏晋返乡一事,越来越多,魏晋就在黄泥坂渡口,跟米裕他们分道扬镳,魏晋既不乘坐那条翻墨渡船,也不会登上披麻宗跨洲渡船,直奔北俱芦洲,而且选择御剑跨洲。

有谁拦得住他御剑,再来谈什么寒暄客套。

登上那条翻墨渡船,船上待人接物的那些仙子妹妹们,都很年轻,境界兴许不高,但是笑脸真美。

米裕这会儿就很有回家的感觉了。

隐官大人,诚不欺我。

韦文龙还是老规矩,先与渡船购买山水邸报,新旧都要。

一次渡船之外有群鸟飞过,不但如此,还有一拨身披彩衣的云霞山女修,骑乘各类仙禽,与渡船同行了百余里路程。

韦文龙对那云霞山并不陌生,从此山运往老龙城、再去倒悬山的云根石,在春幡斋的账本上记录颇多。

韦文龙便离开最寻常的一间船舱屋舍,难为米剑仙了,是与他一般的住处,不过算不得简陋,虽不豪奢,却也素雅别致,屋内许多装点门面的字画珍玩,翻墨渡船显然都是用了心的,处处的精巧小心思,如女子手持纨扇半遮容貌,亭亭玉立于树下,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可小家碧玉,亦有别样风韵。韦文龙来到船头渡客集聚处,听着看客们讲述关于云霞山诸位仙子的师承、境界。

再远处,韦文龙就看到了米裕正斜靠栏杆,与一位不是渡船女修的女子练气士,两人言笑晏晏,不认识的,还以为两人是一起下山游历的神仙眷侣。而那女修,也是个娇媚全在脸上、腰肢上的,与米裕谈到高兴处,便伸手轻拍米裕一下,唯独她一双眼眸,就不太喜欢正眼看人了,偶有人路过,她都是斜眼一瞥,且只看法袍、玉带、珠钗佩饰等物,十分精准且老道。之所以如今她那眼中仿佛只有米裕,想必也是眼光先从头到脚过了一遍,估摸着米裕是某个冤大头的谱牒仙师,值得攀交。

若是年轻隐官在此,估计就要来一句狗改不了吃屎,一骂骂俩。

不过韦文龙很快又觉得不太会,年轻隐官对待世人世事,极宽容。

韦文龙一直不太理解的是米剑仙,米裕看待女子,其实眼光极高,为何能够与各色女子都可以聊,关键还能那般诚挚,好像男女间所有打情骂俏的言语,都是在谈论大道修行。

米裕瞧见了韦文龙,伸手一指,与那女子笑道:“椒兰姐姐,我先前与你说过的,风流倜傥、师承显赫、家缠万贯的韦大公子,就在那儿,瞧见没,我此次出门远游,一切开销就都靠他了,别看韦公子年纪轻轻,可是位洞府境的神仙老爷了。我打算以后先给韦公子打杂帮忙,将来好混个谱牒身份。”

女子顺着米裕手指,瞧见了那个木讷汉子的韦文龙,她笑着点头,附和几句,此后与米裕的言语,就少了几分殷勤,最后很快找了个由头离开。

皮囊再好看的男子,也扛不住是个山下小门户里边出来访仙的半吊子废物啊。

韦文龙见那米裕招手,离开人群,来到米裕身边。

米裕趴在栏杆上,与一位骑乘白鸾之属的云霞山女修使劲招手,后者掩嘴娇笑,与一旁同门窃窃私语起来,然后越来越多的女修望向翻墨渡船那边。

韦文龙心声言语道:“米剑仙,记得使用化名。”

他韦文龙籍籍无名,除了在春幡斋内部,在倒悬山也名声不显,所以无此必要,可米裕作为一位名气远胜实力的剑仙,还是要注意些。

米裕摘下养剑葫“濠梁”,喝着桂花小酿,道:“真当我是傻子啊。”

韦文龙道歉道:“是我多嘴了。”

米裕笑道:“道什么歉,真当我是傻子,我都不生气,更何谈你是好心。”

米裕拍了拍韦文龙的肩膀,“文龙啊,以后在我这边,别这么拘谨了,没必要,多生分。”

韦文龙愈发拘谨。

米裕重新趴在栏杆上,以心声说道:“韦文龙,春幡斋那些年,你是凭真本事,赢得了隐官大人、还有晏溟和纳兰彩焕的认可,所以你千万别这么瞧不起自己,退一步说,你若是如此,让我米裕又该如何自处?”

韦文龙有些不知所措。

米裕也不强人所难,“算了,该如何如何,你怎么轻松怎么来。”

韦文龙好奇问道:“米剑仙,为何这一路北上,隐官大人和他的落魄山,都没什么名气的样子?尤其是隐官大人,连那北俱芦洲和宝瓶洲两边各自评选出来的一份年轻十人,隐官大人都没有上榜。不但如此,处处仙家渡口,各色修道之人,哪怕谈及隐官的家乡,也至多是聊那北岳披云山和魏山君的夜游宴,为何宝瓶洲好像从没有过隐官这么个人?”

韦文龙越说越疑惑,“哪怕隐官如今才而立之年,可上次去咱们那边的时候,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以隐官的本事,宝瓶洲山上岂会半点不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隐官刚到剑气长城,就可以连过三关,连赢了齐狩和庞元济这些天之骄子,这等实力,在这小小宝瓶洲,难道不该是与魏剑仙当年差不多的名声?”

米裕说道:“他不欲人知便不可知。他想要让人知,便不可不知。”

韦文龙深以为然。只说那中土神洲的林君璧返乡之后,是什么光景,通过跨洲渡船,春幡斋还是有所耳闻的,清一色的赞誉,从儒家文庙的学宫书院,到中土神洲的宗字头仙家,再到邵元王朝的朝野上下,林君璧一时间可谓时来天地皆同力。

不过米裕又道:“真正的原因,是他觉得到了剑气长城,不在家乡了,反而才可以真正做到无所顾忌。”

韦文龙小声道:“潜龙在渊。”

有朝一日,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米裕说道:“文龙啊,凭借这份天赋,你到了落魄山,我敢保证你一定混得开!”

韦文龙问道:“米剑仙为何有此说?”

米裕笑道:“隐官大人,不经常念叨一句以诚待人嘛。”

韦文龙点头道:“在理。”

米裕转头看着韦文龙,“文龙啊,你没有女人缘,不是没有理由的。你连隐官大人一成的功力都没有。”

韦文龙惭愧道:“那是当然。隐官大人持身极正,又善解人意,与人相处,处处将心比心,还能够克己复礼,许多女子喜欢也正常。”

米裕笑骂道:“他娘的你也是个有本命神通的,好一个人生何处不是落魄山。”

韦文龙这位落魄山的未来财神爷,一头雾水。

龙舟渡船在牛角山停岸后,米裕找到了刘重润,用无比娴熟的宝瓶洲雅言微笑道:“刘管事,我这人的真名,不值一提,江湖绰号‘没米了’,刘管事,我很快就是落魄山的谱牒仙师,以后咱们常走动啊。”

刘重润不知道此人为何要说些没头没脑的言语,所以敷衍客气了几句,登船即是客,做买卖,伸手不打笑脸人。

对方真要是去落魄山祖师堂烧香拜挂像的谱牒子弟,还好说,人情往来,不着急一时。不过刘重润总觉得眼前男子,长得也太好看了点,以后自家螯鱼背那边,可都是些年纪不大阅历不深的女子,以后得悠着点了。到时候可别闹出什么乌烟瘴气的幺蛾子,只因为眼前这个言语不着调的男子,使得一座螯鱼背,应该好好修行的诸位弟子,跟闺阁怨妇似的挂念一个别家男子,或是干脆如泼妇妒妇一般争吵不休,她刘重润估计能被气个半死。

韦文龙站在一旁,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米剑仙这一路,对翻墨渡船的女修,好像都很疏远,没任何搭讪,哪怕有渡船女修主动与他言语,米裕也敬而远之。

米裕和韦文龙入乡随俗,步行去往落魄山。

绕路走正门,路过悬崖山脚处,米裕停下脚步,笑着有意思有意思。

韦文龙只看出那些存在着填坑痕迹的一大片地面,仰头望去,问道:“米剑仙,是几位纯粹武夫的跳崖玩耍?该有金身境了吧?”

米裕摇头道:“是同一人,而且未到金身境。”

韦文龙也摇头,“深浅不一,差距不小,不该是同一人。若是同一人,时日久了,大坑痕迹又不该如此明显。总不能是这么短的时间,接连破境。隐官大人也做不到的。”

米裕问道:“咱们打个赌?”

韦文龙使劲摇头道:“不赌,跟账本打交道的人,最忌赌。我不能辜负隐官大人和师父的嘱托。以后在此山上,必须大事小事,事事恪守本分。”

米裕也无所谓。

至于为何韦文龙想岔了,很简单,境界不够。

他米裕的玉璞境,终究还是玉璞境,又不是假的。

到了落魄山正山门那边,米裕和韦文龙面面相觑。

看门的,是个少年郎,先前听说两人是山主朋友之后,记下了“韦文龙”、“没米了”两个名字就放行。

然后米裕和韦文龙刚刚登山没走几步台阶,就发现一个手指高矮的小家伙,一路飞奔上台阶,唉声叹气,不耽误手脚飞快。

韦文龙与米剑仙轻声解释,这是浩然天下的香火小人儿,不是所有富贵门庭、山水祠庙都会有的,比较稀罕。

小家伙一次次爬上台阶,很辛苦的,无异于翻山越岭。

只是没法子,舵主不在山头,规矩还在,所以它每次登门做客落魄山,都只能乖乖从正门入。

它路过那两个客人的时候也没抬头,等高出两人十几级台阶后,它才转身站定,双手叉腰道:“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

大概是觉得自己无礼了,赶紧放下叉腰双手,作揖行礼,这才抬头自报名号,说自己是龙州城隍阁的香火大爷,二把交椅,兼骑龙巷右护法,不知是第几把交椅了,反正也是有椅子可坐的,今天就是来这边点卯当差来了。然后这个香火小人儿郑重其事地重复先前那个问题。

韦文龙不知如何作答。瞧着挺鬼灵精怪一小家伙啊,莫不是这就是隐官大人所谓拜山头的江湖黑话?

米裕跨上几步台阶,蹲下身,笑眯眯道:“听说过,怎么没听说过,我是落魄山山主的跟班,听他说起过骑龙巷的右护法,任劳任怨,十分称职。”

这个家在龙州城隍阁的香火小人儿一脸震惊,无比艳羡道:“你竟然认得咱们落魄山的山主大人?!我都还没见过他老人家啊,我跟前任骑龙巷右护法现任落魄山右护法周米粒的舵主大人裴大人她的师父山主大人,隔着好多好多个官阶呢。我还专门请示过裴舵主,以后有幸在路上遇见了山主大人,我可不可以主动打招呼,裴舵主说我必须在山门那边点卯凑足一百次,才勉强可以。”

竹筒倒豆子,小家伙报了一连串官衔,都不带半点喘气的。

米裕笑容灿烂,瞧瞧,这就是自家落魄山的独有门风了。去个锤儿的北俱芦洲嘛。

然后有个姑娘,从山上练拳走桩而下,见到了两人也没打招呼,只是专心练拳往山门去。

韦文龙觉得这落魄山,处处都暗藏玄机。不愧是隐官大人的修道之地。

那些被人跳崖踩出来的大坑,看大门的是个翻书少年,爬台阶的香火小人儿,心无旁骛的练拳女子……

米裕伸出手,“站在肩头,捎你一程。”

香火小人儿摇头道:“别,不心诚,容易被裴舵主记账,米粒大人可是很铁面无私的。”

小家伙继续爬山登高。

米裕和韦文龙随后慢慢登山,很快就跑来了两个小姑娘,一个粉裙一个黑衣,后者扛着根金色小扁担。

韦文龙有些服气了。

陈暖树带着周米粒一路跑下台阶,与米裕韦文龙站在同一级台阶,然后陈暖树鞠躬道:“欢迎两位贵客。先前风雪庙魏剑仙路过此地,与魏山君提及此事,山上屋子都已经收拾好了。”

魏檗现身一旁,以心声微笑道:“暖树,米粒,你们别管了,我来负责待客便是。”

两个小姑娘也不与魏山君见外,告辞离去。

魏檗说道:“魏剑仙只说有两位贵客要登门,具体身份,不曾细说,不知能否告之?”

米裕笑道:“剑气长城,米裕。倒悬山春幡斋邵云岩嫡传弟子,韦文龙。按照隐官大人的意思,我们随时可以成为落魄山谱牒之地。”

关于山君魏檗,年轻隐官言语不多,但是分量极重,“大可以放心交心”。

所以韦文龙紧随其后,取出了一封算是家书的密信,交给这位宝瓶洲北岳山君。

魏檗拆开密信之后,烟霞缭绕书信,看完之后,放回信封,神色古怪,犹豫片刻,笑道:“米剑仙,陈平安在信上说你极有可能死皮赖脸留在落魄山……”

米裕心知不妙,正要胡说八道一番,实在不行就只好撒泼打滚了。

魏檗继续道:“信上说愿意留下就留下吧,先当个不对外公布的记名供奉,委屈一下米大剑仙。”

米裕松了口气,笑道:“米裕与魏大山君很有善缘了,一登山就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魏檗笑着点头,实则心中震惊万分,陈平安在信上关于米裕的描述,很简单,剑气长城剑修,玉璞境瓶颈,可信任。

一位玉璞境瓶颈的剑仙。

魏檗转头对那韦文龙笑道:“韦文龙,从今天起,你就是落魄山管钱之人了,随后暖树会与你交接所有账簿。”

说到这里,魏檗略微停顿,说道:“我有个不情之请,哪怕交接了账簿,还希望以后你不要拦着暖树翻阅账簿,并非是信不过你,而是落魄山上,一直是暖树管着大大小小的钱财往来,从无半点差错,只是如今生意做大了之后,落魄山确实应该有个专门管钱做账的,毕竟暖树事务繁重,我与朱敛,都不愿她太过劳心劳力。当然,这些都不是陈平安信上言语。你若是因此而心生芥蒂,那就是陈平安看错了人,以后返回落魄山,就该是他自责了。”

魏檗最后说道:“都是自家人了,所以我才不说两家话。”

韦文龙笑道:“管账一事,首重分明二字,哪有一人独占账簿、见不得光的道理。魏山君无需多想。”

魏檗会心一笑,点头道:“不愧是陈平安寄予厚望的人。别的不说,挣钱管钱一事,陈平安的眼光和本事,确实极好,能让他由衷佩服之人,肯定不差。以后就有劳了。”

韦文龙抱拳点头。

从这一天起,米裕和韦文龙就算是在落魄山扎根了。

韦文龙的住处,就成了落魄山的账房。

陈暖树在交出所有账簿之后,就再没有管过钱财一事,至多是每次需要钱财支出了,再去请韦先生批准,每次都会带上一张纸,详细记录每笔钱财的开销缘由、去处。不但如此,应该是担心登门次数一多,就要耽搁了韦先生的大事,所以往往一些琐碎支出,都会由她和周米粒垫钱,凑成了一张纸,再来与韦先生对账。

韦文龙倒是不觉得此事厌烦,而是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在山上没待几天,却也知道了陈暖树的每天忙碌,真是从早到晚都有事情可做的。韦文龙便只好主动询问那个小姑娘,喜不喜欢记账算账,粉裙小姑娘点点头,有些难为情。

韦文龙便将落魄山账务分成了两份,牛角山渡口、翻墨渡船在内的大钱往来,归他,落魄山的日常账务,继续归她,但是所有大生意的账务往来,小姑娘都可以学,不懂就问。

韦文龙到了落魄山,俨然已经是落魄山的账房先生了。

倒是米裕每天就是闲逛,身后跟着那个扛扁担的小米粒。

米裕也不好说那剑气长城的事情,不过总算知道了隐官大人的酒铺,为何会卖一种酒,取名为哑巴湖酒水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小姑娘的缘故。

米裕是真不觉得山上的日子枯燥,有趣的很,每天身边有个周米粒,半点不闷。

今天米裕陪着周米粒在崖畔石桌那边嗑瓜子,听着小米粒说着她闯荡江湖的一个个小故事,一位剑仙,听得津津有味。

那个香火小人儿又来山上点卯了,很殷勤,在石桌上跑来跑去,打理归拢着瓜子壳。

落魄山上的大管家朱敛,魏檗私底下说是下山远游了。

米裕心中了然,至于那个朱敛模样的符箓傀儡,米裕早就一眼看穿了。

今天周米粒的江湖故事,从昨天的红烛镇,说到了冲澹江、玉液江和绣花江,详细说了哪条江水有哪些好去处,最后让“玉米前辈”一定要去冲澹江和绣花江去耍耍,就是那两处的水神庙水香贵了些,可以从咱们附近的铁符江水神庙购买,划算些,反正都是烧水香,不犯忌讳的,两位水神大人都比较好说话嘞。米裕笑问道为何少了那条玉液江,小米粒立即皱起了稀疏淡淡的眉毛,说我讲过啊,没讲过吗,玉米前辈你忘了吧,不可能嘞,我这脑阔儿是出了名的灵光唉,不会没讲的。小姑娘最后见玉米前辈笑着不说话,就赶紧使劲挥手,说三条江水都不着急去游玩,以后等裴钱和陈灵均都游历回家了,再一起去耍,可以随便耍。

那个香火小人儿憋了半天,闷闷道:“去个锤儿的玉液江,那个坏婆娘,害得米粒大人差点……”

周米粒急眼了,一巴掌拍下,拱起手背,将那小家伙覆住,然后趴在桌上,抬起手掌些许,瞅着那个香火小人儿,她皱眉低头,压低嗓音提醒道:“不许背后说是非。”

然后小姑娘抬头哈哈笑,又伸手捂住嘴,含糊不清道:“玉米前辈,明儿我翻翻看黄历,如果宜出门,我带你去隔壁的灰蒙山耍去,我那边可熟!”

米裕一笑置之,只是记住了那条玉液江。

转头望去,是个不速之客。

不算陌生,也不熟悉。

据说此人如今舔着脸在拜剑台那边修行?

什么金丹、元婴剑修,若非漂亮女子,米裕在剑气长城都懒得正眼看。

毕竟米裕被人诟病的,是剑仙当中的剑术高低,是兄长米祜摊上了这么个挥霍天赋、不知进取的弟弟,甚至都不是杀妖一事的战功。事实上,在跻身上五境之前,米裕无论是城头出剑,还是出城厮杀,都是纳兰彩焕和齐狩那个杀妖路数,当之无愧的前辈。

而一个剑气长城的金丹剑修崔嵬,早早跑路到了浩然天下,有什么资格让他米裕看一眼?

所以不等崔嵬开口言语,米裕就说道:“死远点。”

周米粒有些慌张,小声道:“玉米前辈,别这样啊,崔前辈是咱们自家人,很好的。”

米裕笑眯眯点头,然后转头对一言不发的崔嵬说道:“那就请你滚远点。”

周米粒双臂环胸,有些生气。落魄山上,可不许这么讲话的。

米裕只好举起双手,笑道:“好好好,崔兄,请坐请坐,嗑瓜子。”

崔嵬默默坐下,以心声问道:“米剑仙,我师父他老人家?”

米裕说道:“你有脸问,我没脸说。”

崔嵬点点头,起身黯然离去。

米裕站起身,摘下腰间濠梁养剑葫,站在崖畔,慢慢饮酒。

是不是趁着自己还不是落魄山正儿八经的谱牒仙师,先砍死几个跟落魄山不对付的玉璞境?

不谈倾力一剑的威势,只说隐匿形迹,飞剑袭杀一事,米裕其实还算比较擅长,虽说不好跟隐官大人和那绶臣相提并论,但是比起一般的剑仙,米裕自认不会逊色半点。

米裕低头笑脸望去,原来是周米粒扯了扯他的衣袖,她踮起脚跟,掏出一把瓜子,高高举起。

米裕蹲下身,接过瓜子后,轻声笑道:“小米粒,在我家乡,好多人都听说了哑巴湖大水怪的故事,就是这个‘好多人’里边,又有好多人不在了,比较可惜。而那个崔前辈连我都不如,所以我对他比较生气。”

周米粒使劲皱着眉头,然后使劲点点头,表示自己绝对没有不懂装懂。

小姑娘最后陪着那位自称“玉米”的剑仙,一起坐在悬崖旁,小姑娘觉得他的名字真好,与自己都有个米字,缘分呐。

所以周米粒将瓜子都给了米裕,她的小脑袋和肩头一晃一晃,笑道:“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一直在等好人回来哦,比如我去山门那边蹲着,就说看岑鸳机憨憨练拳,去山顶栏杆上站着,就说去跟山神老爷聊天,还有在这边坐着,就说看云海鸟儿路过家门口,所以裴钱和暖树姐姐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哩。”

米裕嗯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你要是不说,我肯定也不知道。”

小姑娘有些米粒大小的忧愁,“他怎么还不回家嘞?你的家乡再好,也不是他的家乡啊。”

米裕说道:“是啊,谁知道呢。”

————

————

(推荐一部作品,《明匪》,不是友情推荐,确实写得不错,让人眼前一亮。)

【本章完 烽火戏诸侯 纵横首发 网址www.jianlai5200.com
最后打个广告,烽火戏诸侯官方书友群:5395575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