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 烽火戏诸侯

元尊 大道朝天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点道为止(梦如神机18年国术新作)

第六百八十三章 何处不问剑

【读剑来,来 剑来5200 ,记住网址 www.jianlai5200.com】

风雪庙剑仙魏晋,找出了那个青衫剑客的踪迹,却被一位腰系养剑葫的俊美公子哥,倏忽而至,挡在青衫剑客身前,伸出一掌,拦住了魏晋那一剑的全部剑光,抖了抖手腕,手心原本已经变作焦炭,只是瞬间就恢复如常。

这头在古井当中位置不高不低的王座大妖,化名青花。

那张很能蛊惑女子的精致面容,若是细细端详,皆是以他人面皮拼凑而成。

养剑葫内,装着不计其数的剑仙残余魂魄、破损飞剑。

大妖青花与身后那个蛮荒天下百剑仙第一的年轻剑客笑道:“小师弟,玩够了没?”

青衫剑客点头道:“你自己小心。”

大妖又挡住那位剑仙的遥遥一剑,被魏晋先后两剑冲荡而过,青花早已悬空在一座大坑之上,嗓音细柔,微笑道:“师兄小心什么?足够小心了,这不还没去找陈清都吗?”

陆芝御剑而至,对魏晋说道:“你继续追杀。这个娘娘腔交给我。”

青花笑望向那个毁了半张脸的女子大剑仙,“这就是剑气长城那位倾国倾城的陆大剑仙?”

陆芝不言不语,以一剑答之。

城头一端,那个浑身浴血的僧人,就像一座以剑气长城作为莲花座的金身佛陀。

中年面容的佛门圣人,身上所披袈裟自行脱落,已无手指的手掌,轻轻将那袈裟往空中一托,蓦然大如云海,一时间风卷云涌,袈裟越来越巨大,佛光普照人间。

最终那件遮天蔽日、霞光万丈的云海袈裟,一个下坠,覆盖在了城头之外的战场上,化作无数粒金光,纷纷依附在剑气长城的剑修身上。

僧人盘腿而坐,身前出现了一盏莲花灯,有一炷香。

然后战场之上的众多剑修,一炷香内,大小伤势,皆转嫁到了僧人身上。

皕剑仙印谱之上,曾见一枚印章的篆文,是年轻隐官从浩然天下那边照抄而来。

“定光佛再世落尘娑婆世界凡夫。”

一炷香即将燃尽之时,僧人双手合十,仰头远望,面带笑意,溘然而逝。

只是身前灯火犹在,不但如此,更加大放光明。

僧人在内的三教圣人,从头到尾,其实都在厮杀。

比如这位佛门圣人,消耗本命更换天地,帮助剑气长城压胜蛮荒天下,与其余两位圣人,联手三次造就出金色长河,抖搂一身狮子虫,断十指化金龙,脱了袈裟,庇护剑修……

有那攻城战的惨绝厮杀,血流成河,加上儒家圣人的那幅黄流巨津图,关键是有那佛门神通笼罩战场。

养剑已久,以至于让吴承霈觉得实在太久太久了,终于第一次全力祭出了本命飞剑甘霖。

这把甘霖,在避暑行宫的飞剑神通评点当中,位列前三甲。

城头之外的战场上,成千上万的妖族,被一场从大地升起的鲜血雨幕笼罩其中,瞬间剥削骨肉,被蕴含甘露剑意的每一颗雨珠,绞杀魂魄。

大妖白莹的王座,位置最为靠前,只是离着阿良、陈熙和齐廷济三处战场,还是有些距离。

以数十万副白骨累积而成的枯骨王座之上,这头大妖身无半点血肉,白骨莹白如玉,脚下依旧踩着那颗头颅。

当看到城头吴承霈祭出本命飞剑之后,白莹一脚将那头颅踢远,站起身,饶有兴致,盯着那座缓缓升空的雨幕。

白莹稍稍收起视线,战场之上,有个可怜兮兮的小小玉璞境剑修,断了一臂,单手持剑不说,一脚踝处还被平整剁掉,仍是不知为何,绕过了齐廷济他们开辟出来的三座剑阵,然后直直朝王座而来。

那汉子停下身形,与枯骨王座对峙,提起长剑,却不是看大妖白莹,而是死死盯住那颗头颅,说道:“观照一脉,剑修高魁,最后一剑,要问祖师。”

白莹瞥了眼地上那颗头颅,哈哈大笑,“我看还算了吧,一巴掌随便拍死你,好让你们徒子徒孙做个伴。”

一件内里无人的空荡荡灰色长袍,飘荡而至,缓缓落在枯骨王座之上。

当它出现之后,白莹便立即坐回原位,再不敢多说一个字。

灰色长袍站在王座边缘。

远处就是那个想要问此生最后一剑的高魁。

一个沙哑嗓音响起,“观照领剑。”

————

两座大妖王座毗邻悬空,她们皆是女子形容。

大妖仰止,她以真身现世,人首蛟身,头戴帝王冠冕,身披墨色龙袍,高坐龙椅之上,巨大蛟尾拖曳在地。

一旁化名绯妃的王座大妖,并未现出真身,年轻容貌,一双猩红眼眸,身上法袍的数千条经纬丝线,每一根丝线,都是一条被她炼化的江河溪涧。她手腕上系有一串以蛟龙之属本命宝珠炼化而成的手镯,脚上一双绣鞋,鞋尖处也翘缀有两颗硕大骊珠,

仰止刚刚从战场撤回,硬生生挨了那齐廷济一剑,此刻不得不现出真身疗伤。

妖族修行一事,幻化人形,登山更快,但是养伤一事,仍是恢复真身,痊愈更快。

仰止眼神阴沉,死死盯住远处那个一人一剑,便占据一处广袤战场的齐廷济,那位剑气长城刻字的老剑仙,却是年轻男子的俊美皮囊。如果按照托月山最早的推衍,齐廷济此人,心比天高,绝不愿意身死道消,会跟随隐官萧愻一同叛出剑气长城,在关键时刻,对某位大剑仙给出倒戈一击,就像萧愻一拳锤在左右后背处。

不曾想齐廷济竟然改了主意,照理说不该如此,只要齐廷济愿意离开剑气长城,能杀他之人,唯有陈清都,可一旦陈清都选择出剑,在甲子帐那般一直袖手旁观的托月山蛮荒大祖,就一样会出手。唯一的解释,就是陈清都给了齐廷济一份更好的大道前程。

绯妃悬停在龙椅一旁,相较于人首蛟身的大妖仰止,绯妃显得极为渺小,她瞥了眼龙椅把手上站着的两个年轻人,与其中一人微微一笑,然后她以心声与仰止言语道:“你督战不力,是戴罪之身,不表示表示?你看黄鸾就很识趣。”

仰止脸色愈发难看,拖曳在地面的那条蛟尾轻轻砸地,方圆百丈之内大地悉数震动碎裂。

她与黄鸾的处境,如今最为不堪。

仰止曾是曳落河共主,自然与这位绯妃存在大道之争,只是在托月山的见证之下,仰止将整个曳落河水域赠给绯妃。

作为交换,绯妃需要在浩然天下大肆攫取水运的时候,帮助仰止成为浩然天下九洲的山下共主,仰止要成为天下大小王朝、所有人间君王的女主人,五岳敕封,人间香火,神灵生死,武运流转,皆要由她仰止一言决之。

而仰止也需要帮助绯妃完成一个最大心愿,那就是让绯妃吞食掉最后一条真龙雏形,补足大道,将来蛮荒天下和浩然天下的一切水运,都在绯妃的掌控之中。

于是双方从蛮荒天下不死不休的大道之争,变成未来相互辅佐、结盟的格局。

巨大的龙椅把手之上,站着甲申帐的两位剑仙胚子,雨四和少年㴫滩。

雨四是那场围杀之后,才知道㴫滩竟然是仰止的嫡传弟子。

而㴫滩更是才知道雨四,竟然会被王座大妖绯妃称呼一声“公子”。

在那之后,甲申帐的气氛就有些诡谲。

除了木屐,其余同僚,再难心平气和与他们相处,所有人望向他们的眼神,多出了几份不可抑制、极难隐藏的畏惧。

所以今天两位剑修,相约来此散心。

㴫滩说道:“好像一直没有陈平安的踪迹。”

雨四点头道:“那就很难有机会帮流白报仇了。”

雨四身穿一袭黑色法袍,却以一条白缎系挽头发,黑白分明,十分玉树临风。

㴫滩神色黯然,“流白姐姐,换了一副肉身体魄,只是剑心有些不稳。”

雨四单膝跪地,眺望远处战场,“如果换成是我,一样难以保持先前的澄澈剑心。”

㴫滩咬牙切齿道:“我必杀陈平安!”

雨四微笑道:“算我一个。”

他转头望向大妖绯妃。

她笑道:“等到打烂了那座烂篱笆,我会为公子找出那个年轻隐官。”

仰止犹豫许久,看了眼城头那边,儒家圣人祭出了那幅黄流巨津图,使得城头之上,有源源不断的大水倾泻到战场上,以此阻挡妖族的蚁附攻城。

她从袖中取出一卷画轴,恋恋不舍。

作为曾经的曳落河共主,交出曳落河水域之前,率先炼化了三条万里长河,其中一条无定河,白骨鬼魅攒簇其中。

仰止将卷轴丢向剑气长城,躲过剑修飞剑十数把,滚落在地,一条滚滚流逝的无定河水,与那黄流巨津对撞,顿时激起千层浪。

————

在先前战事中,始终没有出手一次的王座大妖曜甲,它仰头望向那位来自青冥天下老道人,据说还是位白玉京五楼十二城的一城之主?

大妖曜甲脚下山岳倒悬,高台平整如镜,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这座山体破碎不堪的倒悬之山,大小不输道老二那颗留在浩然天下的山字印,被誉为蛮荒天下的金精宝座。

以蛮荒天下历史上的无数山水神祇碎片炼化而成,故而需要用大妖尸骨打造而成的条条铁链,串联起那些大小不一的金色碎石,高台镜面,宛如天底下最大的一枚金精铜钱。

身穿一袭金色长袍的王座大妖曜甲,身处其中,并非刻意施展障眼法,依旧如被大日笼罩其中,光明照耀,不见真容。

大妖曜甲位于镜面圆心处,驾驭脚下山岳一闪而逝,赶赴战场上空,直接以整座金精王座,去阻挡那位老道人手持多宝镜映照出来的大日焦灼之威势。

老道人先前以多宝镜神通,勾连蛮荒天下的大日,对准一位玉璞境妖族兵家修士,既烧杀其坚韧体魄,同时又施展定身术,最终被十大巅峰剑仙候补的岳青,以佩剑“雄镇五嶽”砍掉头颅,搅烂身躯,再以两把本命飞剑“百丈泉”和“云雀在天”,将那想要逃遁的妖族元神一起镇杀当场。

岳青赢得些许喘息机会,环顾四周,战场四周并无妖族掺和这场厮杀,一脚踩在那颗妖族头颅之上,轻轻抖腕,震散遗留在剑身上的血迹。

痛快。

背对剑气长城的大剑仙,举起手臂,重重一晃。

岳青仗剑往南而去。

这位杀力极高的大剑仙,也曾对文圣一脉的香火,公然嗤之以鼻,也曾主动找到年轻隐官,当面道谢也致歉。

光明磊落。

老道人微微点头,岳大剑仙客气了。

然后皱眉,手中多宝镜几次移转角度,宝光依旧被拽向那座金精王座,老道人心中叹息一声,一身道法境界修为,皆已不是巅峰,无可奈何。

大妖曜甲脚下的金色王座,被多宝镜岩浆滚滚,不断有金液溢出镜面,疯狂溅射出去,快若飞剑,无论剑修还是妖族,沾之即形销骨立,当场毙命。

曜甲笑问道:“你这老道,明明阳寿还多,却要命丧于此,好玩吗?”

这位在青冥天下德高望重的老道人,两件最重要的本命物,手中多宝镜,镜面已经出现极多裂纹,如蛛网密布,每多出一条细微缝隙,老道人原本已经可谓琉璃无垢之身的金仙体魄,便会多出一条黑色丝线,消磨道行,生命流逝,肉眼可见,至于那把拂尘,更是毁了大半,只余手柄而已。

老道人一手持镜高举,一手抚须笑道:“好玩你老母。”

用最老神仙风范的仪态,说着最粗鄙不堪的言语。

很难想象,这是一位说过“桃花开时,若是花上还有黄鹂,尤为动人,眼不敢动,心魄动也”的风雅老神仙。

更无法想象,老道人在白玉京自家城中说法传道之时,许多从别城他楼而来的高真仙人,坐在一张张蒲团之上,多有会心处。

曜甲不以为意,不再言语。

双方就这么耗着便是,不过耗费些山水神祇的金身碎片,这牛鼻子老道却是在急剧耗费大道性命。

这桩斩杀剑气长城三教圣人之一的不小功劳,我曜甲就笑纳了。

按照契约,托月山允诺拿出浩然天下一洲之地,版图之上,所有浩然天下儒家学宫书院、王朝敕封的正统山水神祇,以及大小淫祠神像金身,皆要被这座山岳熔铸一炉,无一存活。

尤其听闻多有古老神灵转世于浩然天下,更是曜甲证得大道的关键所在,一并炼化,它就可以大日悬空,以至高神灵之姿,俯瞰众生,真正获得大不朽。任你大道流转,所谓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加上那光阴长河的流逝,也要为它绕路而行!

大妖伸出一手,缓缓抬起,镜面最外沿,浮现了一连串金色铭文,字极大,每一个金色文字,都显化为一尊身高十数丈的金身神灵。其中日月金木水火土七字,好似阵眼,显化之神灵,尤其巍峨,高达百丈,尤其是那诞生于“日、月”二字的神灵,背后分别悬有日晕、月华凝聚而成的宝相光圈,一条条金色熔浆,飘荡不已,仿佛水陆壁画上的天人衣袂彩带。

老道人突然站起身,朗声大笑道:“将来若有剑修游历青冥天下,记得去贫道城中做客!风景那是极好的,仙子更是极美的!与诸君相伴多年,贫道快哉快哉!”

此番言语过后,老道人身躯消融于魂魄之中,最终化作一道璀璨虹光,先去往悬空的那把多宝镜之中,最终激荡而出,直直撞向那座金精王座。

竟是连大妖曜甲都无法驾驭王座避开那道虹光,只能眼睁睁看着老道人的魂魄神意,如雪水消融于金精王座当中。

然后整座镜面之上,出现了一条老道人硬生生以魂魄扯出裂缝,最后的真正遗言,唯有三字。

请落剑。

大剑仙米祜倾力一剑,沿着那条裂缝,将整座金精王座一斩为二。

此役过后,本命物受损的大妖曜甲,只得退出战场,竭力修缮那座损失惨重的金精山岳。

————

甲子帐门口。

大髯汉子与灰衣老者并肩而立。

刘叉说道:“陈熙,纳兰烧苇,都有些不对劲。”

不该这么拼命,不至于如此舍生忘死。

灰衣老者点头。

反观齐廷济,老聋儿,就很正常,看着出手凌厉罢了,战场上还是给留有退路的,至多跌一境。

而陈熙与那纳兰烧苇两位太象街豪阀家主,却是奔着死路去的。

至于董三更。

老者抬头看了眼离天很远、距地不近的那轮悬空圆月,看架势,董三更是不打算返回城头了,不光如此,此人彻底陨落之时,相信必有大风景。

虽分敌我,灰衣老者对那董三更,还是惋惜不已。

这等豪杰。

至于那位荷花庵主的生死,灰衣老者并不在意,背着托月山,擅自炼化半轮月魄,本就是该死的僭越之举,如今对阵董三更,得了天时地利,却也是一座牢笼。

刘叉问道:“依循甲子帐最新的推演结果,文庙这是要将那座天下的一半,送给剑气长城的剑修?”

灰衣老者点点头,“大手笔了。”

那个年轻隐官,以一种功利至极的排兵布阵,帮着剑气长城提了一口气,同时束手束脚厮杀数年,却也让剑修们憋了口气。那个从天而降的那个家伙,去了趟青冥天下又跑回来,又消去些剑修心胸间的郁气。

礼圣一脉,有坐镇此地的圣人。亚圣一脉,有阿良,醇儒陈淳安。文圣一脉,更有大剑仙左右,隐官陈平安。

这些远游而来的读书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讲道理,去让浩然天下文庙答应此事。

————

战场之上,郦采停下脚步。

百丈之外,出现了一位浑身仙气缥缈的王座大妖,黄鸾。

这头大妖穿过妖族大军,直接找到了独自一人凿阵极深的郦采。

黄鸾微笑道:“你叫郦采?听说你买下了那座停云馆,巧了,它是我的囊中物。收剑跪地,做我奴婢,饶你不死。”

黄鸾沉默片刻,眯眼道:“嗯,奴婢这个说法,对于一位女子剑仙而言,太不好听,就算是剑侍好了。”

连同郦采那座通体碧玉雕琢而成的停云馆,每逢月夜便有松涛阵阵的万壑居,种榆仙馆,甲仗库等等,一切剑仙遗留私宅,本就该是他的战利品。

郦采此刻身上伤痕密布,只是多被所穿法袍遮掩,只说她的脸庞之上,先前就被一位兵家修士妖族锤烂了颧骨,肌肤稀烂,白骨裸露。

郦采吐出一口血水,扯了扯嘴角,咧嘴笑道:“连我买下停云馆,你都知道?”

黄鸾点头道:“怕死惜命的剑修,还是有一些的。”

郦采收剑归鞘,动作迅猛,剑意激荡,一圈与她等人高的涟漪四散而开,刹那之间,从她和大妖黄鸾两侧向前涌去的妖族大军,头颅滚落无数。

黄鸾双指并拢,伸手在前,轻轻摇晃了一下,打散那股无形的精粹剑意,“既然已经强弩之末,就不要抖搂花架子了。”

郦采问道:“那你知不知道,就算你这头畜牲去了桐叶洲,也会被人一剑戳死?”

黄鸾哑然失笑,提醒道:“我这会儿心情,其实不太好。”

黄鸾原本作为住持蛮荒天下剑修大阵的王座大妖,显然是被托月山灰衣老者寄予厚望的一个存在。

一来大妖黄鸾在蛮荒天下地位超然,与其它大妖一向争执不多,再者此次去往浩然天下,黄鸾所求之物,是那些其余王座大妖眼中的无用之物,价值不大,再者黄鸾自己也无太大野心,用某头大妖的说法,这黄鸾到了浩然天下,就是个收破烂的货色。所以托月山才将那场大出风头的战役,交予黄鸾住持大局。

只是那场极有可能属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相互问剑,原本应该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厮杀,两拨以万计算的剑修,浩浩荡荡以飞剑对飞剑,以剑气洪流对剑气瀑布,蛮荒天下不但未能压过剑气长城一头,反而折损比预期还要大。

这使得黄鸾最终与大妖仰止,只能去战场后方的蛮荒天下,截杀那些试图驰援剑气长城的剑仙,将功补过。

不但如此,黄鸾先前还不得不将半数辛苦炼化、收藏的琼楼玉宇、亭台殿阁,砸向剑气长城。

显而易见,甲子帐那位灰衣老者,对黄鸾的表现不太满意了。

郦采回望一眼,不知不觉,离着剑气长城有些远了。

由此可见,老娘的剑术很可以嘛!

黄鸾说道:“最后给你一次可以活下来的机会。”

郦采一剑递出。

黄鸾伸手抓住那道剑光,硬生生将其折断,手心处剑光迸溅,不伤黄鸾分毫。

郦采一弯腰,一掠先前,瞬间拔剑出鞘。

黄鸾一身法袍铺展而开。

小天地内皆雪白。

郦采那精神气皆强行提至巅峰的拼命一剑,只是破开了黄鸾的那座小天地。

黄鸾说她强弩之末,千真万确。

实在无法递出第二剑的郦采向后退去,呕血不已。

黄鸾不看那女子的惨状,抬起一只碎去不少的袖子,看了几眼,有些惋惜,抬头笑道:“剑意真是不错,不愧是北俱芦洲那边走出的剑修。你这女子剑侍,我是要定了,拿下你后,让白莹帮我将你魂魄炼旧为新,以后到了桐叶洲,你就可以看看,到底有没有人能够一剑戳死我……”

言语之间,黄鸾一手往下按。

电光火石之间,天空之上出现一个巨大漩涡,一座山峰大小的阁楼朝郦采当头砸下。

郦采正要出剑,却发现一位老者已经来到身边,说了句得罪了,将郦采扯向后方,与此同时,老人抛出手中长剑,迎向那座阁楼。

长剑与剑光笔直向上,抵住那座阁楼,仿佛独木支撑危楼。

姚冲道,字连云,兴许是这位姚家老家主太过喜欢“连云”二字,以至于佩剑与本命飞剑皆命名为“连云”,仙人境。

来此之前,老人与那绶臣互换一剑,妖族剑仙已经撤离战场。

黄鸾无奈道:“我对于战功什么的,真不感兴趣,重伤在身,何必来我跟前送死?不过白送给我的人头,总不能不收。”

那座阁楼之上,又有庞然建筑压下,两两叠加,剑光冲天的佩剑“连云”,瞬间被压出一个细微弧度。

黄鸾是以中炼之物的损耗,换取姚冲道大炼之物的消磨,不用犹豫。

黄鸾心意微动,一座座仙家洞府轰然砸下,佩剑“连云”剑尖处已经崩裂。

只不过老人的那把本命飞剑,尚未现身。

黄鸾倒想要看看,这个受伤不轻的姚冲道,是否能够使出让自己眼前一亮的杀手锏。

郦采刚要重返战场,老人怒喝道:“郦采!不是我看不起娘们,是看不起你这玉璞境,退回去!”

郦采只得骂了一句娘,果断放弃前冲的念头。

黄鸾仰头看着那条已经洞穿整座阁楼的绚烂剑光,笑道:“本来还以为是舍了一把长剑,以便救人救己的障眼法,行吧,既然你打定主意,真要跟我消磨性命,便让你遂愿。杀个剑气长城的仙人,怎么都可以补上过失。”

老人身穿一袭剑气长城的衣坊法袍,大袖飘摇,突然问道:“认得我外孙女婿?”

郦采不愿画蛇添足,连累姚冲道分心,却也不愿就此撤退,拉开一段距离,在原地温养飞剑。

她闻言后点头道:“认识,还挺熟。”

姚冲道犹豫片刻,说道:“那就劳烦郦剑仙转告那小子一声,无需登门求亲了。虚头巴脑的,我不在乎。”

郦采无语。

这位姚大剑仙,肯定不是不在乎,而是总不能扯着那家伙的衣领子去姚家求亲罢了。

郦采本想说自己有个嫡传弟子,鬼迷心窍了,十分爱慕那个家伙,只是话到嘴边,还是作罢。

郦采说道:“姚前辈,我可以与你互换位置,有机会一起撤离。”

姚冲道都懒得揭穿这个北俱芦洲女子的真正心思,年纪轻轻的,死在这边作甚?

老人嘴上却是笑道:“千万不要小觑一头王座大妖的压箱底手段。你一个小姑娘,万一与个糟老头子死在一起,好似殉情,算哪门子事。”

老人轻轻跃起,盘腿坐下,足下生云。

双手叠放在腹部,手心处,云雾升腾,缓缓升起一把通体雪白的袖珍飞剑。

黄鸾神色自若,姚冲道的那把本命飞剑,适宜大范围战场,与吴承霈的甘霖、岳青的云雀在天,十分类似,强不在捉对厮杀。

黄鸾轻轻呵出一口五彩雾气,一闪而逝,没有什么太大气象。

但是却让距离两人战场颇远的郦采感到悚然。

任何一头王座大妖,都是岁月悠悠之怪物。

黄鸾就在漫长岁月里,陆陆续续炼化了上百件五行本命物,不断刨除,不断替换,最终拥有了两件仙兵,三件半仙兵。

至于那些瞧着气象万千的琼楼玉宇,除了其中三座,其余皆是中炼的身外物,收藏数量众多的古老遗址、神仙洞府,无非是个排忧解闷的爱好。

姚冲道自言自语道:“宁丫头,从今往后,就交给你去保护了。不要因为宁丫头够强,就不保护她啊。天底下的好男人,哪有不护着自己心爱女子的道理。你小子能拦着宁丫头,替她出城与离真厮杀,很好。赢了离真,还能活,更好。”

“所以没什么不放心的,我很放心。”

一瞬间,老人眉心,太阳穴,脖颈,心口,腹部,好似被五把彩色飞剑瞬间洞穿。

洞穿之后,老人的筋骨血肉、魂魄、剑意,都被那五个不起眼的窟窿,疯狂汲取。

黄鸾显然不太乐意被姚冲道那道剑光毁去太多建筑。

除了那个郦采分明决意她下一剑递出,不惜一死。

再就是远处,有一位年轻女子已经御剑赶来,气势如虹。

是那个宁姚。

老人毫无征兆地自碎本命飞剑,闭眼轻笑道:“虽未出剑,死得其所。”

云山雾隐。

姚冲道以一身魂魄剑意外加一把本命飞剑,打造出一座天地。

下一刻,黄鸾发现自己置身于白雾茫茫之中。

一位仙人境的剑仙,飞剑又非什么营造小天地的本命神通,竟有手段将一位王座大妖拘押起来。

意义何在?

那姚冲道其实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谁能杀我?

郦采?还是那个终究只是元婴境的宁姚?

极远处,正在一人围殴两头王座大妖的某个狗日的,凭空消失,而且是直接破开了两座气象森严的小天地。

一位是三头六臂的魁梧巨人,脚下所站位置,永远会有一张金色蒲团跟随。

它曾经率先登上过剑气长城的城头,被陈清都一剑劈落,在那之后,就故意将那道深如沟壑的剑痕留下。

还有一位御剑的矮小老者,眉发皆白,肩扛长棍,来到巨人肩头,疑惑道:“如此古怪?”

片刻之后。

一处战场,云雾散去,水落石出。

有个男子,以姚冲道那把连云佩剑,戳中一头大妖的头颅,将其高高挑在空中,淡然道:“杀黄鸾者,姚冲道,阿良。”

作为战场的那轮大月之上,已经处于崩碎边缘,一位身材高大的老剑仙,站在一具巨大妖族尸骸之上,大笑道:“阿良,如何?!”

剑斩荷花庵主,董三更一人而已。

本命飞剑毁弃,却依旧大可以就此返回剑气长城的老人,将一身剑意炸碎,笼罩整个大月,然后幻化出一尊巨大法相,拖拽大月,去往大地,砸向蛮荒天下妖族大军的厚重集结之地。

一轮明月开始崩碎,老剑仙身形逐渐消散。

大月坠地,声势过大,以至于仰止、绯妃在内六位大妖,不得不一起迎向那轮明月,那个姓董的老剑仙。

阿良高高举起手臂,竖起大拇指。

【本章完 烽火戏诸侯 纵横首发 网址www.jianlai5200.com
最后打个广告,烽火戏诸侯官方书友群:539557538 】